相关文章

绿色殡葬开发中存在“反生态现象”

2022-11-27 09:50:44  点击:

    在绿色殡葬的开发中,人们本应在坚持尊重、顺应自然和保护环境的前提下,按照生态学和环境伦理学要求,合理地推进绿色殡葬活动,科学规划设计和建设绿色、低碳、美丽和可持续发展的现代绿色陵园,真正体现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合共生。然而,当下的绿色殡葬,尤其是绿色陵园开发中,出现了许多不生态甚至是反生态现象。

                                上海公墓,淀山湖归园,

         56.JPG

    一是绿色殡葬“非绿色”。中国现行的绿色殡葬活动中,其葬法的第一环节基本上先是火葬。第二环节再土葬或进入墓地塔葬或壁葬。很多地方尤其是广大农村,实际上是火葬加土葬的二次葬法。首次火葬是尸体减量化,减量之后,多数将骨灰送入绿色陵园入土埋葬、立坟头、树碑。第一次火葬,尸体借助燃油高温焚化后,转变成两大部分物质,碳化后的骨灰(灰份)和含二氧化碳、二氧化硫、二恶英(POPS)类等有害气体,二氧化碳是温室气体,二恶英是严重致癌物。据有关专家粗略统计,假如一具尸体重60公斤,衣服鞋帽被褥重5公斤,用15公斤柴油焚化后,可生成2. 6-3. 0公斤骨灰,其中直接进入大气的飞灰约为0. 65-0. 70公斤,飞灰中含有相当数量的二恶英溶胶颗粒物,每具尸体有害气体排放量约为77-77.4公斤。就目前情况看,中国的火葬厂大约有1500家,近5000座焚尸炉,年约焚烧尸体400万具,按照该数据计算,年可排放含二恶英的有害气体约30.  8-31.  3万吨。一方面,火葬本身产生的有害气体加剧了空气污染,增大了温室效应;另一方面,远距离运输遗体进入火葬场增大了能源消耗。当人们将骨灰进行第二次土葬时,必然要占用土地。如果按墓地占用1平方米计算,加上墓地间隔、陵园道路和一系列的管理房屋用地等,每座墓地平均要占用土地资源大约三平方米,从而加剧了土地资源的紧张。

    可见,这种所谓的绿色殡葬方式增加了无效能耗,不能使人理智而科学地回归自然,破坏了地球生态环境的平衡。这与节能减排、节约资源相悖,既污染了环境,又浪费了土地资源。火葬后土葬使人与自然缺失了有机联系,破坏了大地的生态链条;海葬、江葬、河葬等,虽然没有占土地资源,但是它既加剧了大气污染,又污染了水环境。

    二是绿色陵园不生态。在绿色殡葬的墓区建设中,本应遵循自然规律,按照生态原理建设绿色陵园。然而,违法自然规律和生态原理的开发现象并不少见。首先,目前在许多地方的绿色陵园开发中,缺乏生态规划和园林设计。植物大多数以单一的松柏为主,这就势必造成墓园中的植物缺乏多样性,绿色陵园的生态功能明显不足。其次,绿色陵园墓区土地硬化等破坏生态现象严重。水泥坟头、水泥甚至是大理石墓地、水泥道路等,破坏了自然植被,隔断了表土与自然的有机联系。而高大的石碑,本身在加工和运输过程中就会造成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一旦进入陵园,密集的石碑与周边环境极不和谐,而且还会占有土地空间,影响了周边原生态的自然景观。另外,墓地绿化植物异地化,干扰和破坏了原生态环境的和谐。

    三是绿色陵园开发超出了当地环境的承载力。地方政府为了获取丰厚的经济利益,集中开发绿色墓地,结果形成漫山遍野的水泥墓地,墓碑林立,破坏了当地原生态的自然环境,原来良好的生态功能因此衰退。清明节期间人们蜂拥绿色陵园集中祭奠,一方面造成了城乡交通的拥堵,另一方面,陵园也是人满为患,有的焚烧纸钱和香烛又产生了大气污染,既浪费了能源,破坏了生态,又污染了环境,结果造成了一系列不生态甚至反生态的环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