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文化

西方死亡哲学和死亡神学研究

2022-09-21 06:55:21  点击:

    改革开放初期,在那一时代产生的西方存在主义哲学在中国社会迅速流行开来。不仅老的生命意志哲学家叔本华、尼采、克尔凯郭尔的著作深受人们欢迎,而且新的存在主义哲学代表人物萨特、弗洛伊德、海德格尔的作品更是受到人们的青睐。柞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权力意志》《存在与虚无》《存在与时间》以及勒维纳斯的《上帝·死亡和时间》、舍勒的《死、永生、上帝》等著作的翻译出版使人们对西方哲学围绕生死问题所作的探讨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一批探讨存在主义生死观的学术研究著作陆续出版,周国平的《尼采—在历史的转折点上》《诗人哲学家》曾使许多人激动不已,叶秀山的《思·史·诗》、杜小真的《一个绝望者的希望》、何怀宏的((生命与自由》、彭富春的《无之无化》、黄裕生的《时间与永恒》等著作均对存在主义哲学的核心问题—死亡做了深入探讨。特别是段德智的《死亡哲学》从更为广阔的视角对西方自古希腊、中世纪至近现代著名哲学家的死亡思想进行了系统梳理,立意高远,史料翔实,为我国西方死亡思想史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而毕治国的《死亡哲学》《死亡艺术》则对西方哲学家有关死亡论述的众多资料进行了系统整理。

                       上海公墓,福寿园

           15.jpg

    与西方死亡哲学研究相伴而生的是西方死亡神学思想的研究,基督教作为一种具有重要影响的世界性宗教,其历代神学思想家对人的生死问题都进行过深入思考,特别是当代的生存神学更是对生死问题倾注了大量精力。布尔特曼的《耶稣基督与神话》、云格尔的《死论》、奥特的《思想与存在》等著作,对个体生存与基督信仰、个体生存品质的内在结构与上帝临在的本体论关联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而马里坦的《存在与存在者》、尼布尔的《人的本性及其命运》、蒂利希的《存在的勇气》、莫尔特曼的《上帝的来临》等著作则着眼于系统神学的重要论题—末世论,来深入探讨个人死亡、人类灭亡、宇宙终结等重大问题,就人类主体性的终极存在、人类生命的有限性与依赖性、人类如何追求生活的深度等问题,从终极关怀的视域提出了他们的看法。

    除此之外,近年来国内还翻译出版了从哲学、神学等不同角度探讨死亡问题的西方大量学术性或普及性读物。其中较具代表性的作品有波伊曼(Loius P.  Pojman)的性与死:现代道德困境的挑战》;舍温·纽兰(Sherwin B.  Nuland)的《我们怎样死》;雷文(S.  Levine)的《生死之歌》;詹姆斯·范·普拉格(James Van Praagh)的《与天堂对话》;恩斯特·贝克尔(Ernest Seeker)的柜斥死亡》;库柏斯·罗斯(Elisabeth Kiible:一Ross)的饥亡与濒死》;托尼尔(Paul Tournier)的铭巨命的四季》;克瑞莫(Kenneth Paul Kramer)的拼申圣的死亡艺术》;斯里克(Helmut Thielicke)的《死与生》;诺尔曼·布朗(Norman. 0. Brown)的性与死的对抗》;涂尔干(Emile Durkeim)的《自杀论》;贝克勒的《向死而生》;阿特沃特的《人生变奏曲:对生和死的适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