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法乐的继承与发展

2020-04-16 10:01:00  点击:

    “法乐”的概念,本来指佛教的一切演唱与演奏的音乐,后来一般指佛教乐舞(也称佛乐)。南朝梁代以后,法乐作为清商乐(即雅乐)遍行于寺院与宫廷,隋统一南北后,法乐在寺院内部和宫廷继续传播与发展。隋唐时期,法乐的兴盛屡见于史传。如《续高僧传》第二十九卷之《释慧胃·传九》,记载了唐京师清禅寺使用法乐的情况:

        足净人无可役者。乃选取二十头。令学鼓舞。每至节日设乐像前。四远问观以为欣庆。故家人子弟接踵传风。。又《广清凉传序》中描写灵鹭寺的法乐胜景:

        乐音一部工技百人。箫笛笙模。琵琶筝瑟。吹螺振鼓。百戏喧闻。舞袖云飞.歌梁尘起.随时供养.系日穷年.乐比摩利天仙曲.同维卫佛国.拄飞金刚窟内‘今出灵鹜寺中。所奏声合苦空。闻者断恶修善。六度圆满。万行精纯。像法已来.唯兹一遇也。

      《隋书·音乐志》载,隋平江南获梁陈旧乐(即清商法乐),称为“法乐”或“清乐”,并将其列为“七部乐”和“九部乐”之一,以为“华夏正声”;另外还创置了“清商署”专门管理清商法乐。贞观年间(627--649),太子李治造慈恩寺,恭请玄类法师等高僧入住的过程中就用了“九部乐’,。《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第九卷载:

        夏四月八日。大帝书碑并匠镌讫。将欲送寺.法师渐荷圣慈。不敢空然待送.乃率总恩徒众及京城僧尼。各营幢盖宝帐播花。共至芳林门迎较。又遣大常九部乐长安万年二县音声共送.幢最卑者.上出云霓。蟠极短者。扰摩霄汉。凡三百余事。音声车百余乘。至七日冥集城西安福门街。

                  上海公墓,上海华亭息园,上海墓地,嘉定公墓,

                     

    法曲在唐代备受帝王及上层人士喜爱和重视,后又立为“法部”,被玄宗置于他创立的音乐教坊“梨园”中,唐代乐府中也收集保存了大量佛曲。唐朝时期,除前代传下来的清商法曲之外,印度和西域及南方各国通过各种外交途径向中国输入大量的佛曲,如《阿弥罗众僧曲》、《婴婆阿弥陀》、《大燃灯》、《散花》、《龟兹大武》等,加上唐代创制的佛曲,其数量十分可观。隋唐演奏的佛乐,曲目众多、内容丰富。如《唐会要》第三十三卷中有《龟兹佛曲》、《急龟兹佛曲》等多首佛曲;任二北在《敦煌曲校录》中,列有佛曲曲目284首;南卓的《揭鼓录》中,亦载有布九仙道曲》、《卢舍那仙曲》等10首唐代“诸佛调曲”,宋《乐书》第一五九卷引唐乐府曲调有《普光佛曲》、《弥勒佛曲》、《日光佛曲》、《大威德佛曲》、《如来藏佛曲》、.《药师琉璃光佛曲》、《无威感德佛曲》、《龟兹佛曲》等多首。

    梁武帝的十章法乐连奏,开大型法乐套曲之先河。隋代前后的清商法曲内容丰富,需要有次第地表演而由单曲结合为套曲,从而影响形成了隋唐以至宋朝的大曲的音乐体裁。唐玄宗开元(713-741)年西京节度使杨敬述为玄宗献《婆罗门曲》,玄宗将它改为著名的《霓裳羽衣曲》,成为唐代大曲的颠峰之作,至今仍声名赫赫。这一时期法乐的使用中还出现了一种现象,就是常常改换佛曲标题名称,即从乐曲名称上看已经失去佛曲的意味,并倾向于世俗化。唐代中期以后,佛教音乐梵华交映,已经彻底地融入民间,成为中国民族音乐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进一步改变了中国传统音乐的形态与结构,而促使其走上民族化、世俗化的道路,并对后世的佛曲产生深远的影响。

    从敦煌莫高窟壁画所提供的文献资料,隋、唐、五代时期,佛教音乐所用的弦乐器有:古琴、筝、秦汉子、汉魏阮咸琵琶、龟兹秦汉琵琶、碎叶曲项琵琶、琵琶、竖笙摸、凤首笙模、凤首一弦琴、凤首三弦琴、凤首四弦琴等12件;吹奏乐器有排箫、笙、陶埙、义紫笛、长笛、萃菜、横吹、角、法螺等9件;击奏乐器有蜚鼓、鸡娄豉、答腊鼓、拍板、腰鼓、毛员鼓、都昙鼓、揭鼓、担鼓、大鼓、架鼓、雷豉、鼓、钟、方响、锣、铜拔、铜饶、铎铃、小金铃子、水盏、金刚铃、金刚柞等23件。(共计乐器有44件)如隋代(581--618) 420窟壁画的弹弦乐器有琵琶、竖笙摸、碎叶曲项琵琶、特殊弹拨乐器(五弦,五珍,直项)、龟兹秦汉琵琶、筝;吹奏乐器有排箫、笙、横吹、长笛;击奏乐器有方响、腰鼓。(共计乐器有12件)如是等等,多不胜数。壁画中的乐伎组合多种多样,或鼓吹,或拍板,或歌咏,或身持长巾起舞,雍容华贵、仪态万千,把隋唐佛教乐舞的盛大场面尽展无余。